以前實習待過開刀房

工作氣氛比一般病房來得嚴謹

畢竟面對著生與死的臨界線

誰也不敢輕忽大意

每每下了班脫下無菌衣帽

電動門一開

總會迎上多雙關注期待的眼神

我們學會冷漠的擦身而過

門裡 門外   對我是上班下班的分別

對等待的人  卻像是生離死別的宣判

 

 

 

 

前幾年爺爺開刀

全家人焦急的守在手術室外

一排長椅   沒人開口說話

奶奶不停的轉著手中的佛珠念念有詞  

深怕菩薩忘了她的請託

有人不停的看錶  來回踱步

這一刻才明白什麼是度日如年

跑馬燈上怎麼沒有我們期待的名字

醫師說的4.5個鐘頭都過去了還沒消息 是好?是壞?

我也學會了

手術室門一開急切地搜尋醫護人員的眼神...

 

 

 

 

霞姐前幾年陪外婆去做髖關節置換術

手術時突來的廣播  請某某某家屬進手術室

把她嚇得腿都軟了   還以為... 

原來醫師要把切下的壞組織給家屬看

這種時候應該沒有家屬想看切下來的壞器官吧...

焦急不安  殷殷期盼 

卻又什麼都做不了的心情

只有親身經歷的人才能體會那份煎熬

 

 

 

 

明天我有位親愛的家人要動大手術

我們懸著一顆心

祈禱著手術順利 平平安安

希望門裡門外的人都要堅強勇敢

病魔不會擊垮你的

經過這場試煉

會讓你對生命更豁達   對家人更珍惜

我期待 快聽見你爽朗的笑聲  加油喔!

 

 

110601.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莓狗 的頭像
草莓狗

~ TiNg's ~

草莓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